<fieldset id='a5h66'></fieldset>

      <span id='a5h66'></span>

      <i id='a5h66'></i>
    1. <tr id='a5h66'><strong id='a5h66'></strong><small id='a5h66'></small><button id='a5h66'></button><li id='a5h66'><noscript id='a5h66'><big id='a5h66'></big><dt id='a5h66'></dt></noscript></li></tr><ol id='a5h66'><table id='a5h66'><blockquote id='a5h66'><tbody id='a5h6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5h66'></u><kbd id='a5h66'><kbd id='a5h66'></kbd></kbd>

        <dl id='a5h66'></dl>

        <ins id='a5h66'></ins>

          <code id='a5h66'><strong id='a5h66'></strong></code>
          <acronym id='a5h66'><em id='a5h66'></em><td id='a5h66'><div id='a5h66'></div></td></acronym><address id='a5h66'><big id='a5h66'><big id='a5h66'></big><legend id='a5h66'></legend></big></address>
        1. <i id='a5h66'><div id='a5h66'><ins id='a5h66'></ins></div></i>

          147路末班車

          • 时间:
          • 浏览:42

            147路末班車 
            下著暴雨的夜晚,三個男人圍坐在客廳沙發玩抽鬼牌。 
            客廳吸頂燈的光線被調到最暗。枯槁暗黃的燈光下,影子打在墻上。三個人,卻隻有兩道影。物理效應使這一幕看起來有點詭異,但他們沒有人覺察。 
            最後抽到鬼牌的人是孫皓。 
            遊戲開始前,懲罰規則就已定好:抽到鬼牌者,遊戲結束後立刻去往獸河路唯一的公車站牌處,搭乘今夜147路的末班車。 
            關於147路末班車,曾發生過一起駭人聽聞的車禍。 
            四年前的124夜晚,下著暴雨。147路的末班車塞滿瞭回傢的人,擁擠到車上的每個人之間,都不再存有空隙。盡管如此,仍有不少擠不上車的乘客,撐著雨傘在雨中哀聲嘆氣地咒罵著。但10分鐘後,他們紛紛慶幸自己沒有擠上車。因為那輛公車,從一道沒有掛出醒目提示牌的斷裂路口,直直沖下瞭獸河。全車的人,無一生還。 
            死亡陰影籠罩著124這個不吉利的日子。此後每年的這天,147路的末班車總是乏人問津,去年公交公司甚至停掉瞭它這天的末班車。但不知為何,隻停瞭一年,今年公交公司又恢復瞭這天147路末班車的運行。 
            孫皓的那兩位同居室發兼損友也因此而玩心大起。 
            願賭服輸,孫皓認命地來到獸河路唯一的公車站牌處。寬大的站臺上,隻有一個中年婦女呆立在那兒,在看見孫皓後,她神色突然一喜。 
            婦女興沖沖地朝孫皓走過來,問:小夥子,你要坐147路的末班車嗎
            孫皓點點頭。 
            婦女臉上的喜悅更濃瞭,她把一雙鞋子塞進孫皓的手中,說:請你幫我轉交給我的兒子。 
            不等孫皓回答,婦女說完便兀自轉身走掉瞭。 
            孫皓愣在原地,好一會兒後,才低下頭看手中的鞋子。這一看,他瞬間臉色發青,兩眼暴凸,因為那是一雙紙鞋
            乘客 
            孫皓見鬼似地把手中的紙鞋丟到地上。 
            很快,紙鞋又被撿瞭起來,撿拾起的人是孫皓的損友之一羅格。羅格拍拍孫皓還在微微顫抖的肩,不以為然地揶揄說:今夜147路的末班車,不會真的是通往黃泉之路的死亡末班車吧
            孫皓的臉色愈發慘白。 
            另一個損友秦朗看出瞭孫皓的忐忑,嘲諷他說:怎麼?怕瞭?看來你註定日後要天天被我們笑是孬種瞭。 
            秦朗的話激怒瞭孫皓,也喚回瞭他之前被嚇破的膽。在他們兩人玩味的目光中,孫皓咬牙上瞭147路的末班車。還好,車上不止他一個乘客,稀稀拉拉地也坐著幾個人。他上車後,羅格和秦朗坐在站臺的椅凳上抽完一支煙才離開。之後,他們轉身走向停在路旁的一輛吉普車,不一會兒也離開瞭這裡。 
            吉普車駛向的目的地,是147路末班車的終點站。 
            羅格接到孫皓打來的電話時,正在開車,於是他順手把手機遞給瞭坐在副駕駛座的秦朗接。秦朗接通,按瞭免提,孫皓驚慌失措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手機裡傳出來:車上坐著的都不是人……他們說……我們馬上要進河瞭…… 
            然後,那邊的電話突然就斷瞭。 
            秦朗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來:我看孫皓大概嚇得屁滾尿流,還把手機給抖摔瞭吧。 
            羅格笑而不語,卻把車開得更快瞭。他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此刻坐在147路末班車上的孫皓,究竟被嚇得有多慘。 
            147124這天的末班車從去年起就被公交公司停掉瞭,今年也沒有恢復。所以今晚孫皓坐上的147路末班車是羅格向公交公司租來的,站臺上請孫皓轉交紙鞋的婦女以及車上那些乘客也是秦朗找人假扮的。 
            沒錯,今晚的一切都是羅格和秦朗聯手開的一個玩笑。 
            獸河上的屍體 
            吉普到達147路末班車的終點站時,那輛孫皓坐上的147路末班車並沒有如羅格他們預料中的那樣停在終點站。 
            還沒到站?羅格邊說邊拿出手機,要打給司機問問看是什麼情況。結果,司機不耐煩地在電話那端抱怨說:我已經把車停在獸河路的站臺等瞭一個多小時瞭,你們說的那個人到底什麼時候才上車
            什麼?羅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司機肯定地告訴他孫皓並沒有上車。那麼孫皓上的那輛147路末班車,是從哪裡開來的
            秦朗也傻住瞭,他趕緊撥打孫皓的電話,但無法撥通。 
            羅格開車載著秦朗不停地在獸河路至147路末班車終點站之間的這段路途上兜圈,期盼能找到孫皓的身影,但直到天亮他們也沒有找到人。 
            兩人疲倦地回到住所,憂心忡忡地各自倒靠在沙發上。昨晚還坐著三個人的客廳,如今隻剩下兩個人。 
            一時之間,沒有人說話。門鈴聲打破瞭沉默,秦朗去開門,看見孫皓的女朋友佩儀紅腫著雙眼站在門外,她的身後還跟著兩個男人。 
            孫皓死瞭,今天凌晨,他的屍體在獸河上被打撈起來。佩儀指指身後的兩個男人說,他們是警察。 
            孫皓的屍體在獸河上被打撈起來?秦朗聞言全身僵住,他依稀記得孫皓在電話裡最後說的話,他說車上坐著的都不是人,他說他們馬上要進河瞭
            羅格此刻也是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