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hasn'><strong id='ahasn'></strong></code>

<i id='ahasn'></i>

  1. <i id='ahasn'><div id='ahasn'><ins id='ahasn'></ins></div></i>

    <dl id='ahasn'></dl>
    <ins id='ahasn'></ins>

    1. <span id='ahasn'></span>

        <fieldset id='ahasn'></fieldset>

      1. <tr id='ahasn'><strong id='ahasn'></strong><small id='ahasn'></small><button id='ahasn'></button><li id='ahasn'><noscript id='ahasn'><big id='ahasn'></big><dt id='ahasn'></dt></noscript></li></tr><ol id='ahasn'><table id='ahasn'><blockquote id='ahasn'><tbody id='ahas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hasn'></u><kbd id='ahasn'><kbd id='ahasn'></kbd></kbd>
      2. <acronym id='ahasn'><em id='ahasn'></em><td id='ahasn'><div id='ahasn'></div></td></acronym><address id='ahasn'><big id='ahasn'><big id='ahasn'></big><legend id='ahasn'></legend></big></address>

          我的老婆是美女

          • 时间:
          • 浏览:8

            柳依依是一個美女,我深深迷戀的美女。

            哦,不隻是我,在我們這傢軟件開發技術公司裡未婚的或者已婚的男士都對她垂涎三尺。未婚的當然想要把她娶回傢當老婆,因為她溫柔善良,美麗大方,櫻桃小嘴笑起來的時候露出貝殼一樣潔白的牙齒,簡直迷死人瞭。最讓人心動的是,一頭烏黑的長發垂到腰際,當她穿上一襲純白的長裙,長發肆意的披散開來,微風輕輕撩起翩飛的發絲,常常令我們這些未婚男士神魂顛倒,心癢難耐。就說我吧,毫不誇張的講,夜夜夢裡我都是新郎,而柳依依就是我美麗的新娘,唉,可能我太沒有出息瞭,這輩子心甘情願的栽倒在這個女人的手裡瞭,隻要她願意接受我。盡管我目前是一廂情願,嘻嘻。

            那些已婚的最令我討厭,明明已經有老婆瞭,卻總是在茶餘飯後暗地商量著怎麼才能把柳依依搞到手!這些不要臉的很有經驗的把妹老男人。為瞭狠狠的教訓一下這些可惡的傢夥,於是我給那些老男人的老婆寫瞭一封充滿火藥味的信,相信那些彪悍的中年歐巴桑一定會讓他們好受。哈哈哈,男人的占有欲就是很強,我不允許他們在思想上玷污我最愛的柳依依。

            “清石,你怎麼回事啊?交給我的這個是什麼啊?密密麻麻的都是錯誤,做不好就給我滾蛋!腦子裡裝的都是大便嗎?”如地震一般轟轟烈烈的批評直叫我頭皮發麻,郝經理——一個已經到瞭更年期的女人,我的上司,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團隊中的老鼠屎的上司,她總是當著同事的面罵的我狗血淋頭,淪落為同事間的笑柄!最重要的是,我在柳依依的心裡肯定是個受氣的小土鱉!“啊,郝經理。”一個令我很厭惡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不用說,我的頭號情敵——閔勛。郝經理嚴肅的臉立馬和風細雨,聲音讓人如沐春風。

            “怎麼啦,閔勛?”她的眼睛居然變得很無辜很柔和,像個戀愛的小女人。真讓人受不瞭,這個世界上英俊高大的帥哥走到哪都吃香,都討人喜歡!可要命的是,我長得沒人傢高皮膚也不白,顏值更不行!天啊,誰來拯救我?再看柳依依,她也目不轉睛的看著閔勛,眼神含情脈脈,哎喲,我要死瞭,要死瞭,心痛極瞭還有嫉妒死瞭。

            “郝經理,我有個問題想要向你請教,方便嗎?”這個長得像小白臉一樣的男人在眾人的目光追捧中和郝經理有說有笑,更加的襯托出我的窩囊和懦弱。

            傍晚下班瞭,看著閔勛和柳依依一起說說笑笑的下班,看樣子是去約會,而我卻無力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他們怎麼看都很般配,大傢眼裡的金童玉女啊!

            我拿著黑色的公文包心情鬱悶的在餐館猛灌酒,一杯接一杯惡狠狠地喝。等到餐館打烊瞭,我才一走三扭的出來,腦子雖然迷糊但心裡卻還是忘不瞭依依的一顰一笑。路邊一個被踩癟的飲料瓶很礙眼,就像我討厭的閔勛一樣,於是我狠狠的踹瞭一腳,“砰”瓶子向一個黑乎乎的胡同射去。“哎呦!”那個瓶子居然又飛回來,不偏不倚的砸中瞭我的腦袋。

            “你好——”一團黑乎乎的東西隨機躥瞭出來,張著血紅的大嘴,尖尖的牙齒,迅速的湊過來舔瞭一下我的脖子,血腥味摻雜著刺骨的冰冷嚇得我心臟撲撲直跳,出瞭一身冷汗酒也醒瞭大半。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憋瞭半天的尿居然……鬼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腿嚇軟瞭,想跑跑不瞭,但還是拼死往前爬。

            “好騷啊,唉!你這個男人……”那鬼似乎並不著急吃我,反而冷冷的看著我的舉動。“我不吃你,別跑瞭,我是善良的鬼,看你一身濃烈的酒氣,一定遇到不開心的事情瞭吧?跟我說說,我可以幫你哦!”雖然聲音很嚇人,不過他說的話倒讓我心動瞭。

            我抬頭看著鬼,不相信的問:“真的?你不吃我?”

            鬼說:“不吃。”我又問:“你會幫我?”

            鬼答:“我會幫你。不過你也要答應幫我實現一個願望。”

            我心裡很不安:“什麼願望?”

            鬼眼珠一轉,答:“還沒想好,等想好瞭,你再幫我實現願望。現在讓我幫你吧?把你遇到的麻煩說給我聽聽。”

            我激動地說:“好,隻要你幫我,你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一定幫你實現。”

            我也不管自己現在是什麼囧樣子瞭,坐起來把遇到的麻煩竹筒倒豆子全部說給鬼聽。鬼笑笑說:“好辦。這樣,我現在住進你的手表,明天你帶著我去你們公司,讓你見識見識,保證不讓你失望。”我有點不大相信,懷疑是不是自己酒喝多瞭,在做夢呢。於是我狠狠的掐瞭自己的大腿一下,哎呀媽呀,疼死寶寶瞭!沒有做夢,反正已經壞到這個地步瞭,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