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7coo1'></i>

    <dl id='7coo1'></dl>

      <code id='7coo1'><strong id='7coo1'></strong></code>

        <acronym id='7coo1'><em id='7coo1'></em><td id='7coo1'><div id='7coo1'></div></td></acronym><address id='7coo1'><big id='7coo1'><big id='7coo1'></big><legend id='7coo1'></legend></big></address><i id='7coo1'><div id='7coo1'><ins id='7coo1'></ins></div></i>
        <fieldset id='7coo1'></fieldset>
      1. <span id='7coo1'></span>

      2. <tr id='7coo1'><strong id='7coo1'></strong><small id='7coo1'></small><button id='7coo1'></button><li id='7coo1'><noscript id='7coo1'><big id='7coo1'></big><dt id='7coo1'></dt></noscript></li></tr><ol id='7coo1'><table id='7coo1'><blockquote id='7coo1'><tbody id='7coo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coo1'></u><kbd id='7coo1'><kbd id='7coo1'></kbd></kbd>
        1. <ins id='7coo1'></ins>

          鬼魅黃傢店

          • 时间:
          • 浏览:25

            進入大四,同學們都變得很忙碌,留在宿舍的時間越來越少。黃筱筱看看腕上的表,還不到晚上九點,幾個室友來電話說晚上十一點才能回來,時間還來得及。

            她拽下齊肩的短發,摘掉整日套著自己的緊箍咒,一頭柔軟卷曲的褐色長發披散開來,鏡子中俊秀非凡的臉上抹出一個好看且上揚的弧形嘴角。

            小艾回寢室取聽課筆記,望著筱筱掛在床頭的黑色發套,聽著浴室裡嘩啦啦的水聲,小艾迷惑不解,怎麼個情況?難道她是一個大禿瓢不成?

            小艾躡手躡腳的把浴室的門推開瞭一條縫,筱筱側面對著浴室的門站在花灑下面,濕漉漉的褐色長發黏貼在胸前,耳朵的位置是直立的黃色凸起。細看之下,分明是隻黃色的耳朵,細細的絨毛在水的沖洗下妥帖的貼在耳廓上,像極瞭西遊記中山妖的造型。

            “啊”的一聲急促而短暫,小艾倒瞭下來,頭在浴室腳在外面,上衣瞬間被水浸濕。

            筱筱沒想到小艾提前回來,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把她嚇暈,伸手抱起小艾,給她換好衣服蓋好被子,愣愣的註視良久,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小艾悠悠的醒瞭過來,看到筱筱一如往常的坐在她的床邊,自己的手被緊緊的握在筱筱的手裡,小艾緊張的就快崩潰瞭,結結巴巴的說:“你,你,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會想要瞭我的命吧?求求你,畢竟咱倆姐妹一場啊!”

            看著小艾驚恐無助的表情,筱筱的心有些刺痛,她溫言軟語的安慰著受到驚嚇的小艾:“說什麼呢?咱們是好姐妹,一直都不會變,我不會傷害你的,放心。”

            “可是,我看到你……,你是什麼人啊?怎麼會這樣?”

            “唉,這可說來話長,你一定要給我保密,否則,我們這好姐妹可就做不成瞭。”

            “一定一定,你放心,我一定替你保密,我發誓決不食言。”

            兩個人像小朋友一樣拉瞭鉤按瞭手指,小艾一臉的真誠和堅定。

            話說很久以前黃仙傢族在洞府修煉仙法,經過幾千年的不斷精進,得道成仙化成人形,黃仙傢族光明正大的組成瞭一個村落,村名為黃傢店,黃傢店有一條特殊的村規,那就是隻準內部通婚。

            既然是一個村落,就少不瞭和外界有些許聯系,有個別的青年男女和其他村的凡間男女互生愛慕私定終身,更有甚者還育有瞭子女。

            這做法觸犯瞭當日黃仙族長的誓約,更違反瞭天帝制定的仙和人不能通婚的基本原則,自然也會受到懲罰。

            懲罰的結果就是仙和人通婚所生子女都無法進化完全,男孩留有長長的黃色尾巴,女孩留有毛茸茸的黃色耳朵,無論修行多高,都無法抹去這個印記。

            天帝在當時一段時間內,經常接到凡間的投訴,說這些有著俊美容顏和高超法力的黃仙顯財漏富、妖媚惑人,常常攪得附近居民不得安生,有些地仙也提供瞭佐證。

            天帝大怒,派管理地仙的盤地仙君來處理此案,本著懲前毖後治病救仙的原則,盤地仙君拿著天帝賜予的尚方寶劍來到瞭黃傢店。

            盤地仙君效仿微服私訪的辦案高手,以“阿君”的名字住進瞭黃傢店旅館。

            走廊傳來瞭細碎的腳步聲和激烈的爭執,阿君化作一縷淡淡的煙塵消散在空氣裡。

            客房內,兩個相貌一般無二穿著一紅一綠的女子分別坐在床頭和沙發上。

            “紅妮,你為什麼非要和我爭搶黃星?我們倆是真的相愛。”綠衣女子溫怒的說。

            “真感情?他就是一個黃仙,還懂感情?你就是圖他外貌英俊,會點石成金術,還能讓你長生駐顏。他圖你溫柔美麗、善解人意?我和你一樣的相貌,他對我會怎樣?”紅衣女子還真是有自己的一套謬論。

            “怎麼可能,我們相處瞭一年多,感情深厚著呢。你總喜歡和我搶東西,不就是氣爸媽對我照顧的多,那是因為我從小身體就弱,並不是爸媽偏心。”綠衣女子帶著懇求的目光望向紅衣女子。

            “綠妮,收起你那一套,爸媽一直看我不順眼,總說是我克瞭你這個雙生妹妹,還想把我送給別人傢撫養,我恨死他們瞭,我更恨你!我就要和你爭搶,我要當你一輩子的克星!”紅衣女子一臉決絕。

            敲門聲響起,一個俊美非凡的黃衫男子走瞭進來。

            紅妮滿臉喜色的望著,燕語鶯聲的說:“黃星,可等到你瞭,什麼事情忙瞭這麼久?”

            “我想送給綠妮一份定情信物,看看怎麼樣?”黃星像變戲法似的從懷裡取出來一對玉鐲。

            “真是太漂亮瞭!我好喜歡這個顏色和式樣,讓我試戴一下可好?求你瞭!”紅妮眉飛色舞的說著,還踮起腳來在黃星的臉頰上輕啄一下,不容分說的搶過一隻玉鐲戴上,滿屋子都回蕩著她清脆而甜蜜的笑聲,全然不顧呆呆的一臉黑線的綠妮。

            “瞧瞧,這玉鐲我戴著再合適不過瞭!哎呦,怎麼辦啊?我舍不得取下來瞭,要不你就送給我得瞭,我們姐妹倆一人一隻如何?”紅妮厚著臉皮向黃星討要。

            黃星哪能搞明白復雜人類的各種心術,大方的答應瞭紅妮的請求,誰知綠妮卻翻瞭臉,一賭氣摔門而去。

            剛要追出去的黃星被紅妮死死的拽著胳膊,紅妮溫熱的呼吸如同炭火一樣燒灼著黃星,望著同樣一張顧盼生姿的臉,黃星的意識慢慢模糊瞭,不自覺的摟緊懷裡的嬌俏佳人。

            阿君看到這裡頗有感觸,大凡修行的地仙都會點石成金的法術,沒想到這法術助長瞭某些人類的貪念;盡管地仙聰明睿智懷長生不老之能,可卻缺少人類細膩綿長忠貞不渝的感情,怪不得凡人屢屢投訴不停。

            阿君隨後幾天隱身出入很多地方,掌握瞭大量賣弄點石成金法術的第一手材料,面對鐵證如山,黃仙傢族隻能聽任盤地仙君的制裁。

            經請示天帝同意,本著寬嚴相濟的原則,黃傢店違犯天條證據確鑿,判決如下:黃傢店村每天隻有子、醜兩個時辰可以真面目示人,其他時間一律在結界內生存。黃仙傢族後代可以學習人類的知識、禮義,直到人類能真心對待並接受黃仙做朋友,凡人不再向天帝投訴,黃傢店就可重回世間。否則,這個結界永遠打不開,黃傢店隻能生存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