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4f1v1'></ins>
<dl id='4f1v1'></dl>

  • <acronym id='4f1v1'><em id='4f1v1'></em><td id='4f1v1'><div id='4f1v1'></div></td></acronym><address id='4f1v1'><big id='4f1v1'><big id='4f1v1'></big><legend id='4f1v1'></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4f1v1'></fieldset>

        <code id='4f1v1'><strong id='4f1v1'></strong></code>

      1. <i id='4f1v1'><div id='4f1v1'><ins id='4f1v1'></ins></div></i>
        <i id='4f1v1'></i>
          1. <tr id='4f1v1'><strong id='4f1v1'></strong><small id='4f1v1'></small><button id='4f1v1'></button><li id='4f1v1'><noscript id='4f1v1'><big id='4f1v1'></big><dt id='4f1v1'></dt></noscript></li></tr><ol id='4f1v1'><table id='4f1v1'><blockquote id='4f1v1'><tbody id='4f1v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f1v1'></u><kbd id='4f1v1'><kbd id='4f1v1'></kbd></kbd>
          2. <span id='4f1v1'></span>

            懸念故事之畫骨

            • 时间:
            • 浏览:8

              1.女屍

              今天是4月10日,是刑警程汐的結婚紀念日,她卻因為一起連環兇殺案,忙得連和丈夫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

              連環兇殺案的兇手每隔十天殺一個人,三個死者分別死在3月1日、3月11日、3月21日。

              三個死者都是女性,全都是被註射毒藥而亡,屍體完整無缺。她們還有一個共同點——容貌美艷、身材性感,以及死狀唯美。

              從3月1日第一個死者被發現到今天,已經整整40天瞭,案件卻依舊沒有進展。

              程汐的心情十分沉重。她死死地盯著現場照片,問同事顏浩:“‘釣魚’組那邊有沒有進展?”

              顏浩搖頭:“二十個美艷性感的短發美女,頻繁在幾個熱鬧的地方活動,卻沒能釣到兇手。”

              程汐面色愈加沉重,轉而盯著白板上的“陳樹”二字沉思。

              陳樹是發現“3.21”案女死者的人,也就是報案人,但他同時也是嫌疑人——因為警方在死者身上找到瞭他的指紋。

              陳樹解釋說,他第一眼看到女死者時,並不知道她是具屍體。當他看到她絕美的容貌和性感的身軀後,身體起瞭一些羞恥的反應,沖動之下撫摸瞭死者的身體,所以才會留下指紋。

              陳樹的話聽起來合情合理,但卻有待查證。

              這時,程汐的電腦響起瞭收到新郵件的提醒音,她打開一看,說:“陳樹果然在撒謊。”

              郵件裡是一段男女激烈爭吵的視頻,視頻裡的女人是“3.21”一案的女死者,男人卻是陳樹。

              從視頻裡可以看出男女雙方熟識,但陳樹做筆錄時卻一口咬定不認識死者,這讓程汐更加懷疑他那套“生理反應”說辭。

              程汐立刻重新調查陳樹,卻發現聯系不上他,最終隻能去找陳樹的妻子於嬌嬌。

              程汐亮出證件後,單刀直入地詢問道:“陳樹在哪裡?”

              於嬌嬌一怔:“我從3月31日就聯系不上他瞭,正打算去公安局報案!”

              程汐卻一下抓住重點:“今天是4月10日,你們已經失聯10天瞭,為什麼不一早就報案?”

              於嬌嬌解釋道:“我們吵架瞭,所以他剛失聯時,我以為他是故意不理我。”

              程汐話鋒一轉:“你認識張雨嗎?”

              於嬌嬌側頭避開程汐的目光,思考瞭片刻:“不認識。”

              程汐微微瞇眼,立刻判斷出於嬌嬌在撒謊。她沒有揭穿於嬌嬌,隻是將“張雨”這個名字重點圈瞭出來——張雨正是“3.21”一案死者的名字。

              2.名單

              於嬌嬌送走程汐後,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下班後沒有回傢,而是來到瞭郊區一座老舊的廢棄石橋下。

              於嬌嬌彎腰在橋洞下摸索瞭許久,最終在一處隱蔽的石縫裡取出一個信封。見信封安然無恙,她一直提著的心才放回原位。

              她其實非常擔心陳樹,卻不敢借助警方的力量尋人,之前也選擇撒謊欺騙程汐——她其實認識張雨。嚴格來說,她隻認識“張雨”這個名字。

              這個名字出現在陳樹保險箱裡的一個古怪信封裡。那個信封上沒有寄信人,也沒有收信人,隻打印瞭“主要人物”四個字。

              信封裡裝瞭一張紙,紙上打印瞭十個人名,每個人名後面詳細地備註瞭性格、愛好以及相貌,其中有五個人名被人用紅筆劃掉瞭。“張雨”正是被劃掉的五個名字之一。

              而於嬌嬌不敢報警的真正原因,是除瞭張雨,連環兇殺案裡的另外兩名死者,名字也同樣出現在名單上。這也許隻是巧合,死的人也許和陳樹藏的古怪名單沒有任何關系。

              但陳樹是於嬌嬌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允許他有絲毫閃失,所以她不但沒有報警尋人,還悄悄地將那份名單藏在廢棄的石橋洞裡。

              於嬌嬌將名單重新藏進石縫裡,之後她接到瞭一個電話——好友說在望海路看到陳樹瞭!

              於嬌嬌立刻趕瞭過去,卻失望地發現不過是一場烏龍。

              那個人並不是陳樹,隻是一個身形和陳樹相仿,又恰好穿瞭和陳樹一樣衣服的男人。隻是沒想到這個男人是個變態,大白天的居然在巷子裡殘忍虐貓。於嬌嬌不敢再多逗留,逃一般地迅速離開。

              她回到傢剛走出電梯,遠遠地就看到程汐站在傢門外。

              “於女士,請你如實解釋這份名單的來歷,如果再有任何隱瞞,警方將會起訴你妨礙司法公正。”

              原來程汐一直悄悄尾隨於嬌嬌,並在她離開後,找到瞭那份古怪的名單。之後,她繼續跟蹤於嬌嬌,直到確定於嬌嬌真的不知道陳樹在哪裡才現身。

              於嬌嬌一看到那份名單,就知道秘密再也藏不住瞭,隻能選擇把知道的一切全盤托出。

              她告訴程汐,3月31日那天,陳樹說有事要離開東海市幾天,卻不肯告訴她具體是什麼事,隻說等他回來後,他們就能在東海市擁有一套大房子。

              之後陳樹就失聯瞭,緊接著她找到瞭這份名單。

              “那你為什麼要將這份名單藏起來?”程汐問道。

              “我……”於嬌嬌頓瞭頓,才低頭小聲說道,“我擔心他做瞭一些鉆法律漏洞的事,我不想他有事,所以……但即便如此,我也依舊相信他不敢殺人。”

              程汐淡淡開口:“你對陳樹的信任,並不能替他洗脫嫌疑。我們剛剛查到一個消息——3月31日11點8分,陳樹給死者張雨的父母匯瞭一大筆錢。”

              於嬌嬌驚訝道:“陳樹不可能有這麼大一筆錢!即便有,以他摳門的程度,也絕不會拿去做慈善,除非……”

              程汐看瞭她一眼,把她沒說完的話說出來:“除非他不得不給對方錢。警方查到陳樹生前和張雨有不正當的男女關系,陳樹想分手,張雨不願意且一直糾纏他。

              ”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陳樹為瞭不被張雨繼續糾纏,想辦法殺瞭她,並把屍體佈置得和連環兇殺案一樣,借以幹擾警方視線。“

              於嬌嬌聞言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做夢都想不到陳樹會背叛她!她拼命搖頭:”不!我不相信陳樹會背叛我!我也不相信陳樹會殺人!“

              程汐卻猛地逼近她,舉著手機冷冷說道:”最新消息,3月31日S市有人失足墜樓,死者的名字恰恰叫‘趙剛’!且有目擊證人看到當天陳樹曾在S市出現過!“

              於嬌嬌的腦袋”轟“的一聲炸開——”趙剛“這個名字同樣出現在那份古怪的名單上,且被人用紅筆劃掉!

              程汐立刻動身趕去S市,於嬌嬌則跌坐在沙發上,拼命回想過去的種種,試圖找到陳樹背叛她的痕跡。

              這時,於嬌嬌腦海裡突然浮現出那個”虐貓男“的臉——她曾經在別的地方見過他,而且當時他是和陳樹在一起!

              那是在醫院背後的暗巷裡,他坐在一個巨大的紙箱上面,陳樹則站在他對面,手裡拿著一張薄薄的A4紙——是那份古怪的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