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sut4'></dl>
  • <i id='sut4'><div id='sut4'><ins id='sut4'></ins></div></i>
        <ins id='sut4'></ins>
      1. <tr id='sut4'><strong id='sut4'></strong><small id='sut4'></small><button id='sut4'></button><li id='sut4'><noscript id='sut4'><big id='sut4'></big><dt id='sut4'></dt></noscript></li></tr><ol id='sut4'><table id='sut4'><blockquote id='sut4'><tbody id='sut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ut4'></u><kbd id='sut4'><kbd id='sut4'></kbd></kbd>

      2. <i id='sut4'></i>

        <acronym id='sut4'><em id='sut4'></em><td id='sut4'><div id='sut4'></div></td></acronym><address id='sut4'><big id='sut4'><big id='sut4'></big><legend id='sut4'></legend></big></address>
          <span id='sut4'></span>

          <fieldset id='sut4'></fieldset>

            <code id='sut4'><strong id='sut4'></strong></code>

            死亡寢室

            • 时间:
            • 浏览:34

            我記得冠西個拍過一個電視劇,關於一個偵探的,他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這個世界隻有一個地方有鬼,那就是在人的心裡。可是每次到最後都會自己打臉。

            起初我的想法也和冠西哥一樣,認為隻有人的心裡有鬼 ,時間一點點過去,慢慢的長大瞭,也知道瞭事情不在和小時候看的那樣的簡單。

            六年前我剛進入大學,原本對於美好的生活總是充滿瞭向往,想象著電影裡那些大學生的形象,還沒到學校裡我就激動瞭起來,無比的向往學院象牙塔中的生活。

            可是到瞭學校的第一天我就後悔瞭,走進瞭擁擠的寢室,看著那隻能睡下一人的上下鋪床位,心裡無比的失望,不是單人單床麼,這床我怎麼看他都是會一躺人就直接塌瞭的啊。

            我有些不爽的在角落的下鋪,把行李給扔瞭上去,有些不情願的坐在上床上。這寢室每一點好的,光是這氛圍就是黴臭和陰氣聚集。

            接下來的時間陸續的有幾個人搬瞭進來,這一次我原本的憧憬全部都化為泡影瞭,看著這幾個歪瓜裂棗,我就連說話的興趣都沒有瞭。快速把自己的電腦安好,我隻想給自己一個小的空間。

            這些人明顯是讀書讀傻瞭的,光是那表情就能看出來,一個個目光呆滯,跟個行屍走肉一樣。我坐在床上玩兒著自己的遊戲,時間慢慢的過去。

            期間我也有過不少次好心的時候,去幫那些人整理行李,可惜結果連一句謝謝都沒有,我也就懶得再幫他們瞭,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我可不願意多做。

            時間慢慢過去,我來這個寢室的第一個夜晚很快就來瞭。寢室的燈不是特別的亮,看人也不是太清楚,那幾個人已經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看書瞭。

            在我的上鋪還睡瞭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一動也不動,就像是屍體一樣。這種奇怪的人我也不多說什麼瞭,反正我就隻感覺以後少交際就行,大不瞭過幾天在學校的附近找個房子,搬出去住。

            就這樣想著,我關掉瞭電腦躺在瞭床上,看瞭看時間,現在離熄燈也已經不遠瞭,我自己關掉電腦總部熄燈的時候突然間閃滅要好得多。

            就在我躺在床上的時候,燈突然就滅瞭,之後就是一陣轟雜的吵鬧聲,也都是新生發出來的,說什麼的都有,大致也就是說自己還沒收拾好,叫別人開燈。

            其實一般按照管理,開學前幾天是不會熄燈的,不過這學校為什麼要不走尋常路,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已經收拾好瞭,也有一些困瞭,躺在床上燈一滅,我就感覺自己的眼睛睜不開瞭。

            換床瞭,我的睡眠質量就不是特別的好,不知道睡到瞭幾點我就行瞭,看著窗外還是黑色的天,我有些無語,明顯我現在是睡不著瞭。

            我坐起來打開電腦,在這時我感覺到瞭一絲不對勁,我突然意識到瞭。這寢室為什麼這麼安靜,深夜居然一個住瞭八個大男人的寢室,連一點鼾聲都沒有。

            別說鼾聲,除瞭我發出的聲音之外,周圍沒有任何的聲音。我盯著電腦屏幕,我有兩臺電腦,一臺筆記本,另外一臺是臺式,臺式現在已經打不開瞭。

            筆記本還有電池,此時筆記本的屏幕上傳來瞭一些光亮,能讓我看清楚一些周圍的環境。借著這光亮我看去,隻見每個人都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動也不動。

            我心裡有一些發麻,這些人要不要這麼奇怪。突然,在我面前出現瞭一張臉,借著筆記本屏幕的光亮我看的很清楚。……”我嚇得直接吼瞭一聲。

            那張臉見到我吼瞭一聲,馬上就面無表情的說三點多瞭,快睡瞭。我這才看清楚這是我上鋪的人,剛才估計是去上廁所。這黑漆麻烏的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是被嚇到瞭,我點瞭點頭,也不像跟他多說話。在他爬上床的時候,我感覺到瞭床的抖動,這才讓我心裡舒服瞭一點,至少證明他還是有肉體的人。

            我趕緊關掉電腦捂著頭準備繼續睡覺,可是在這時,不知在什麼地方傳來瞭喘氣聲,這喘氣聲就像是喉管被人割斷瞭一樣,沒有一口氣是能夠接上的。

            聽著這聲音,我的皮膚都開始發麻瞭,這聲音就像是電影中那些僵屍發出來的一樣。突然,我感覺我的床動瞭一下,不是上鋪傳來的搖動,而是有東西在下面往上戳我的床。

            我趕緊就坐瞭起來,周圍黑漆漆的,我大吼瞭一聲誰?我的聲音很大,頓時間寢室裡的幾個人全部被我給吵醒瞭。

            讓我意外的是,他們並沒有因為我深夜發出這聲大吼就埋怨我,而是很理解的拿出瞭蠟燭和電筒,走到瞭我的窗前跟我聊天。

            剛才那些人還一句話不說,怎麼就開始跟我聊天瞭。聊天開始也是聊的一些沒有用的東西,也就是自我介紹。介紹完瞭之後,其中一個人一臉的神秘對我說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剛才不想說話麼?

            我搖瞭搖頭,我怎麼可能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說話。你來這所學校之前不查查這所學校的資料麼?他繼續說著,而我還是繼續的搖頭,我可不是偵探,沒工夫去查一些東西。www.5aigushi.com

            然後他們幾個人對視瞭一眼,馬上就湊過來小聲的說這所學校死過人,我們不想說話就是不樂意被分到瞭這個寢室,傳說死的人就在這個寢室裡,就死在你這張床上。

            雖說我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肯定這隻是謠言,但是我心裡卻還是非常的害怕,這種感覺很難形容。我正想說話,卻是發現他們的表情已經變瞭,又變的非常的陌生。

            我有些詫異,突然,他們一起對著我開始笑那種笑就像是看著獵物一般。我心裡想著自己不會出事,可是手腳已經不受控制。開始忍不住的發抖瞭。

            突然,他們一起撲向瞭我。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瞭,在我旁邊的是我的父母。從他們的嘴裡我得知,我提前一天到瞭學校,並且沒有分寢室就莫名其妙的跑進瞭一間大三學生的寢室裡。

            那寢室的學生因為冬天的時候用炭爐烤火,全部煤氣中毒死瞭。我被發現的時候是寢室的社管去檢查房間,發現瞭那間宿舍被反鎖瞭起來,撞開門之後就發現瞭我,還發現瞭我窗邊的一盆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