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g1yqs'></fieldset>
    1. <i id='g1yqs'><div id='g1yqs'><ins id='g1yqs'></ins></div></i>
    2. <tr id='g1yqs'><strong id='g1yqs'></strong><small id='g1yqs'></small><button id='g1yqs'></button><li id='g1yqs'><noscript id='g1yqs'><big id='g1yqs'></big><dt id='g1yqs'></dt></noscript></li></tr><ol id='g1yqs'><table id='g1yqs'><blockquote id='g1yqs'><tbody id='g1yq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1yqs'></u><kbd id='g1yqs'><kbd id='g1yqs'></kbd></kbd>
      <ins id='g1yqs'></ins>
      <span id='g1yqs'></span>
      <dl id='g1yqs'></dl>
      <i id='g1yqs'></i>

      1. <acronym id='g1yqs'><em id='g1yqs'></em><td id='g1yqs'><div id='g1yqs'></div></td></acronym><address id='g1yqs'><big id='g1yqs'><big id='g1yqs'></big><legend id='g1yqs'></legend></big></address>

            <code id='g1yqs'><strong id='g1yqs'></strong></code>
          1. 長出頭發的骷髏

            • 时间:
            • 浏览:8

              新生張立友居然跟人打賭,午夜去生物大樓的標本倉庫打個來回。這標本倉庫哪是隨便進出的,它鬧鬼是出7名的。有記錄為證:某年某月某日,有兩名男生曾看見綠瑩瑩的鬼火在裡面浮動;又雲,某女生路過窗口時,曾聽到裡面有低沉的哭泣聲;更叫人毛骨悚然的是,謠傳很久以前,有人喝高瞭,夜探標本倉庫,就一直沒有回來,第二天同伴去找他,百尋不見,最後發現他居然被浸在一個監滿福爾馬林液的大玻璃器皿中,而原來這器皿裡一隻剝瞭皮的狐貍標本居然不翼而飛瞭。 
              這生物大樓是一幢老樓,抗戰時期就留下的寶貝。學校的老生都神秘兮兮地聲稱,當年日本鬼子在這裡做過生化實驗,大樓下面還有個焚屍爐。這些都是傳聞,不過這大樓歷史悠久,破破爛爛八面來風倒是真的。張立友從圍墻的缺口爬瞭進去,七拐八拐來到二樓的標本倉庫。 
              標本倉庫是用來存放不用或作廢瞭的標本的,分為四間,佈局是糖葫蘆一般穿在一起。有人跟老師搬標本時去瞅過一眼,最裡面一間有具骷髏標本。張立友要做的就是用紅筆在這具骷髏標本的腦門上簽個到。 
              張立友到瞭標本倉庫門口,聽著周圍呼呼的陰風聲,腿就軟瞭。可是牛皮已經吹瞭出去,沒辦法,隻好硬著頭皮上。張立友掏鑰匙開門,這鑰匙是同寢室同學給的,據說能開生物大樓所有的老式鎖。可還沒拿出鑰匙,這倉庫的門吱呀一聲,競自己開瞭。 
              張立友戰戰兢兢地用火柴點燃蠟燭,溜瞭進去。 
              像是走瞭好幾年,張立友總算來到7最裡面的房間。一看,傻眼瞭,掏手機打給打賭的人:“你不是說最裡面隻有一具骷髏標本嗎?明明這最裡面並排放著兩具骷髏嘛!我就在那具沒有頭發的骷髏上留個標記吧。” 
              賭友一聽,傻瞭。聽張立友的話,標本倉庫中似乎憑空多瞭一具骷髏人體標本,而且這多的標本上還長瞭頭發。我的媽啊,這頭發是長在頭皮上,骨骼標本上怎麼可能有!這小子八成是遇上鬼啦。 
              賭友沖著電話喊道:“張立友,快回來,你遇到鬼7隻聽見在那邊張立友悶哼一聲,然後手機就掛瞭。再打過去,久久沒有人接。 
              賭友知道出事瞭,顧不上處分,喊上一大幫人,浩浩蕩蕩地趕到生物大樓。中途遇到保衛科的小劉,他一聽有事,第一個帶頭沖進標本倉庫。 
              小劉一進倉庫,就覺得不對勁。奇怪,這倉庫很久沒人來,怎麼沒什麼灰啊?眼下管不瞭那麼多瞭,直奔裡面,發現張立友仰面躺在地上,睡得鼾聲如雷。 
              這下可捅瞭馬蜂窩。賭友一腳將張立友踢醒:“小子,睡得很自在啊!”張立友摸著後腦勺,愁眉苦臉地爬瞭起來:“誰在睡?我剛準備留記號,結果後腦勺一痛,眼前一黑,就倒瞭。八成是有人打我悶棍。啊,那具長瞭頭發的骷髏呢?”眾人一看,哪有兩具,明明隻有一具骨骼標本嘛。張立友仗著人多,在倉庫四處尋找,硬是沒有發現,被眾人唾沫淹個半死。 
              還是保衛科的小劉細心,他在地上發現瞭一根黑發。這根頭發很長,絕對不可能是張立友留下的,隻可能屬於那具消失的人體骨骼標本,一具長瞭頭發的骷髏。 
              貴根半年前來到這個城市,直到昨天才托關系找瞭個工作,也是臨時工,給學校裡的荒山挖坑栽樹。運氣也是好,這幾天連綿小雨,土質松軟,挖起來格外容易。 
              還有一個坑,挖完就能休息吃飯瞭。貴根揮舞著鏟子,忙得不亦樂乎。突然,他發現土裡有一些藍色的東西。這是一塊藍色的佈料,絲質的。用手一扯,帶起一大片,原來這是一條藍色連衣裙。看看四周沒人,貴根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挖土,想將這裙子完整地弄出來。可沒過一陣兒,他就嚇壞瞭,這裙子居然穿在一具白花花的骷髏上。 
              這可是荒山命案吶!警察局來瞭一大幫人,學校保衛科的小劉也在旁邊圍觀,他一琢磨,不對!如果這要是殺人案,屍體都變成骷髏瞭,那裙子肯定要爛成碎片的,怎麼還能完好如新呢
              警察已經挖掘到骷髏的頭部,幾縷長發露瞭出來。小劉心裡一動,跳下坑去。拿起骷髏的腿骨一看,果然,上面有塊銘牌,還有編號。 
              這就是那具長瞭頭發的人體骨骼標本,神秘消失兩天後,居然在荒山被挖出。但這次,骷髏不僅有瞭頭發,還穿上瞭藍色的連衣裙。 
              雖然證實是骨骼標本,但因為此事影響很大,電視臺都來瞭,所以警方還是進行瞭一些初步的調查。經過專傢判斷,此具骨骼為東方女性,大約=十八歲,有生育痕跡,死亡時間大約在二十年前。 
              不管骷髏怎麼出現在這裡,既然這人已經死瞭二十年,警方也沒有心思去查瞭。但是小劉心裡在打鼓。因為他在學校檔案裡查到瞭這具人體骨骼標本的檔案,檔案上明明白白記錄著,這標本購於二十五年前。也就是說,這人做成骨骼標本後,還沒有死。這可能嗎?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骷髏頭上才會不斷長出頭發
              人不可能做成標本後還活著,所以肯定是檔案錯瞭。一想通,這疑問就不值一提瞭。小劉安m睡瞭一覺,第二天就把借來的檔案還給生物系的揚教授。 
              沒想到,教授已經兩天沒有上班瞭。教授今年六十多歲,是學校的元老,身體很是硬朗。從教三十年,風雨無阻。現在雖然退居=,但還是勤勤懇懇。這次沒打招呼,兩天沒來上班很是奇怪,辦公室的人便托小劉去瞧瞧。 
              教授獨居的小洋房,和生物大樓離得比較近,也是保留下來的古建築瞭。小劉來到門口,按門鈴,沒有反應。再按,卻被後面的人攔住瞭。 
              你這樣按,是沒有用的,這門鈴是給我用的。那老頭兒,早就聽不見瞭。原來是教授的夫人柳絲髻回來瞭。 
              柳絲髻才四十幾歲,慈眉善目,穿著一套淺藍色的洋裙,一頭長長的黑發隨意地系在後面。她剛出國治病一個月回來,正好和小劉在門口碰到7 
              柳絲髻掏出鑰匙,卻打不開門。原來,門被鏈子從裡面扣住瞭:“死老頭兒,防什麼啊。小劉,你幫我去後面書房窗戶那裡喊一下,這個時間,老頭兒準在那裡。” 
              小劉繞到後面,遠遠發現書房的燈是開的,等靠近瞭,發現教授果然在書房,伏在桌子上睡覺。 
              敲著窗戶喊瞭幾聲,小劉覺得不對勁瞭,這蒼蠅在教授臉上爬來爬去,他一點反應也沒有,莫不是出事瞭
              小劉用衣服包住手,猛地敲碎玻璃,然後打開反鎖的窗戶。還沒爬進去,就聞到一股臭味,就像是停電時冰箱東西全壞瞭的味道,心想不妙瞭。走近一看,教授果然已經死瞭很久。